杨国英:民间借贷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棋牌骗局_大发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_大发棋牌安卓下载安装

  本轮由高利贷引发的温州老板“逃亡潮”,在温州地方政府的种种维稳举措之下,持续恶化的趋势得到扭转。

  医治高利贷创伤的最好良药,无疑是放松信贷规模控制。尽管此前传闻的500亿元应急贷款,遭到温州银监局的宣告。否则,针对温州的银行票贷比标准的放宽,却变相为温州增加了50亿元的信贷规模。此外,针对温州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和贷款形状,当地商业银行亦在大力调整。

  由地方政府出面,通过不同形式,力压银行放松信贷控制,已成为当下普遍的做法。据第一财经此前报道,作为同处经济发达地区的苏南,由市长出面逼地方商业银行放贷,已司空见惯。

  这显然与上月底央行在2011年第三季度例会上,对“稳定物价仍为当前宏观调控首要任务”的宣告相违背——从紧的货币政策,是稳定物价的基本条件。而对信贷规模的控制,则是从紧货币政策的关健要义。

  没办法 ,对于身处融资困境的累积中小企业,银行是救还是不救?是迁就地方政府还是服从既定货币政策?已成为当下摆在银行头上的艰难选者。虽然理论上,需要通过盘活金融存量资产,出理 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但盘活金融存量资产,显然难以一朝一夕完成,对于当下“等米下锅”的累积中小企业而言,直接或间接放贷似乎已成为唯一可行的方式 。

  放松信贷规模控制,当然需要赢取更多的掌声:通过银行系统给中小企业输血,既可暂缓中小企业倒闭潮的经常出现 ,减轻地方政府长期财政收入骤减的忧虑,更可出理 因实体经济受挫而引发的大规模失业。

  否则,这与当前“稳定物价”作为首要任务的货币政策,显然是1个 多巨大的冲突。之于通胀持续高企的我国经济而言,CPI已连续1个月高企6%以上,2011年全年CPI高出年初计划1.1个百分点已成定局。而我国今年既定的从紧货币政策,不仅是为了抑制物价上涨,更为了收缩过去两年粗放式的投资惯性,从而出理 我国经济可能经常出现 的系统危机。

  很显然,与信贷控制所可能意味着 的累积中小企业倒闭相比,放松流动性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冲击,所造成的系统风险要严重得多。更何况,当下累积中小企业的倒闭,银行信贷收缩仅是冠部因素,除了欧美债务危机意味着 的全球外需大幅减少外,相当累积意味着 却源自其内在——金融投机没办法 来不要 、产业升级过慢、非关联扩张过快、企业治理过乱等等。

  相对放宽对累积中小企业倒闭的容忍度,并不是意味着 银行需要置身事外,也并不是需要认清当前宏观调控的累积矛盾。此外,银行在坚持从紧货币政策的一起去,应尽快降低我国银行金融业的准入门槛,给予民间金融相对合法的地位。

  而可能我们都不对中小企业倒闭的意味着 进行深入分析,不对“高利贷”等形式的民间金融进行合理疏导,而仅是应急式地大开信贷闸门,其结果虽可解中小企业的一时之需,但难从根本上出理 问题。否则,在你是什么 过程中,极可能意味着 累积中小企业的信贷依赖,从而延缓其转型升级的步伐,并会给我国银行业形成巨大的坏帐隐患。

  这并不是没办法 可能,回顾我国银行业改革的历史,因给实体经济救急或过于迁就地方政府,大开信贷闸门曾形成多次风险。如1992—1999年为配合地方政府大上项目,我国银行业在你是什么 阶段形成的坏帐曾高达4万亿元,工农中建交五大行的财务严重资不抵债,最终由中央政府通过财政发债、外储注入、财务重组等手段予以买单。而在508年美国次贷危机全面爆发后,我国为出理 实体经济遭受打击,除中央政府4万亿元的直接投资外,更是鼓励各大银行放松信贷控制,支持地方政府加大投资规模,其结果即是今天不良贷款率高达10%左右的逾20万亿元地方债务,以及持续高企的通货膨胀。

  面对累积中小企业的倒闭,以及实体经济的增长减缓,我们都应系统分析、综合权衡,从源头上出理 其融资困境,而还可不能不能 急切放松信贷控制,将累积企业倒闭的风险转嫁给银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架构设计 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