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英洪:劳教制度:是改还是废?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棋牌骗局_大发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_大发棋牌安卓下载安装

  我是可能性研究农民问题才开使关注劳动教养制度的。尽管劳动教养制度并不像户籍制度那样明显针对农民这种 特定的弱势群体,但近期来在农民工进城和农村基层干群矛盾冲突中,农民被处以劳动教养的日渐增多,就使笔者前会 了忽视对这种 制度有一种的理性拷量。

  劳动教养制度产生于非法治的特殊环境

  众所周知,世界上前会 了中国才有独特的劳动教养制度。这种 “中国特色”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1949年完后 ,中国共产党通过暴力革命推翻了国民党的统治,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新政权。在当时的特殊环境中,国民党的一切旧“法统”被全面摧毁,新的规范有序的法律制度尤其是刑法尚未建立起来。原先,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就很自然地沿袭革命战争年代形成的习惯做法,絮状地以党中央的文件形式整合着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的内政外交。作为有一种必不可免的制度替代,党中央的正式文件事实上起着最高法律效力的历史性作用。

  新中国成立完后 ,中共中央接连不断发动了一系列的政治运动来巩固新兴政权。从19150年开使,中共中央以发布文件的形式,在全国开展了镇压反革活动、“三反”等政治运动。1955年7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展开斗争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以“大慨有百分之五左右的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的规模进行卓有成效的“肃友”。这种 “百分之五”的比例完后 成为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有一种“经典比率”。劳动教养这种 历史性概念也但会 在这次除理“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的实践中应运而生的。

  为了除理在“肃反”运动中清查出来的絮状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1955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彻底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对怎么后能 除理在“肃反”运动中清理出来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作出了新的规定:“对这次运动中清查出来的反革命分子和有些坏分子,除判处死刑的和可能性罪状较轻、坦白彻底或可能性立功而继续留用的以外,分有一种除理方法 。有一种方法 ,是判刑后劳动改造。另有一种方法 ,是前会 了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于继续留用,装进社会上又会增加失业的,则进行劳动教养,但会 不判刑,但会 完全选取选取离开自由,但亦应集中起来,替国家做工,由国家发给一定的工资。各省市应即进行筹备,分别建立这种 劳动教养的场所。全国性的劳动教养的场所,由内务部、公安部立即筹备设立。”[1]

  这是中共中央第一次明确提出对“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实行“劳动教养”的政策。从此,劳动教养这种 崭新的政治符号开使登上历史舞台,成为国人耳熟能详的专用词汇。

  可见,“劳动教养制度”至今已半个世纪,它前会 与“户籍制度”比寿,但比“收容遣送制度”的资格要老得多。

  1956年1月10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各省市应立即筹办劳动教养机构的指示》,再次强调劳动教养制度的指导思想是“在肃清一切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运动中,将清查出一批缺陷逮捕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合继续留用,装进社会上又会增加失业的反革命分子和有些坏分子,前要进行适当的除理。为了妥善地除理这种 问题,中央决定,采取劳动教养的方法 ,把哪些人集中起来,送到国家指定的地方,组织亲戚朋友 劳动生产,替国家做工,自食其力,并对亲戚朋友 进行政治、思想的改造工作,使亲戚朋友 逐渐成为国家的真正有用的人。”[2]

  由此可知,所谓“劳动教养”,但会 劳动、教育和培养,首先是“劳动”,即强制劳动,组织亲戚朋友 “劳动生产,替国家做工,自食其力”;其次是“教育”,即教育改造,对“亲戚朋友 进行政治、思想改造工作”;再次是“培养”,使亲戚朋友 “逐渐成为国家的真正有用的人”。

  劳动教养制度在“肃反”运动中的适用范围是“缺陷逮捕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合继续留用,装进社会上又会增加失业的反革命分子和有些坏分子。”

  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劳动教养制度显示出了空前的生命力。在全国被划为右派的552877人中,劳动教养是除理哪些“右派分子”的主要方法 和首要手段。[3]

  反右斗争的实际前要,也推动了劳动教养制度的“法制化”程序。1957年8月1日,经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78次会议批准,国务院表态了《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对劳动教养作了全面的规范化界定。原先,劳动教养正式成为经中国最高立法机关批准实施的一项法律制度。而在此前的1954年,明确保障公民人身自由权的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开使颁布实行。

  劳动教养制度的惯性运行

  1978年开使的改革开放,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的“伟大转折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取代了“以阶级斗争为纲”,亲戚朋友 的思想观念获得了新的巨大解放,民主法制理念逐渐深入人心。但不可表态,一系列在计划经济体制中出台的旨在限制或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的法律法规仍然在惯性的强大作用下继续运行。这除了限制公民自由迁徙的二元户籍制度外,劳动教养制度无疑格外引人注目。

  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一年后的1979年12月5日,国务院表态了《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并将1957年颁布的《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重新发布实施。原先在特定的阶级斗争和政治运动中诞生的、在文革中几乎陷入停顿情况表的劳动教养制度,借助改革开放的春风“起死回生”,重新复活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19150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将强制劳动与收容审查两项方法 统一于劳动教养的通知》,将原先按照“强制劳动”和“收容审查”除理的“违法犯罪人员”,均一律按劳动教养加以除理。这种 文件通知使劳动教养的适用对象得到较大的扩展,劳动教养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对有些政治性羁押方法 的收编。[4]

  1982年国务院转发公安部《劳动教养试行方法 》,该《试行方法 》除了重申劳动教养的性质是“对被劳动教养的人实行强制性教育改造的行政方法 ,是除理人民内内外部矛盾的有一种方法 ”外,历史性地突破原先有关劳动教养仅对家居大中城市的人适用的规定,将劳动教养对象扩大到哪些“家居农村而流窜到城市、铁路沿线和大型厂矿作案符合劳动教养条件”的人。这就为刚刚收容劳教进城的农民工打开了十个 极坏的口子,成为新时期进城农民工丧失人身自由的又一制度“陷阱”。

  在1982年《宪法》颁布完后 ,有悖于宪法精神的劳动教养制度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获得了新的发展。首先,劳动教养的适用对象完成了从“政治符号”向“法律术语”的转型。即从其刚诞生时用来除理“反革命分子”、“坏分子”以及“右派分子”的政治性除理方法 转为用来除理实施了刑法和行政法所禁止的行为而又缺陷刑事除理的人这种 法律性一段话。其次,劳动教养的适用范围日渐扩大。1986年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通过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1990年12月28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通过的《关于禁毒的决定》,1991年9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1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等法律法规以及有些行政法规、司法解释甚至有些省市区、大中城市的政府和行政主次通过的地方性法规或部门规章,都是约而同地扩大了劳动教养的对象。

  在市场经济很快了 了 发展、城市化程序明显加快的新时期,十个 新的趋势是,有些大中城市以维护城市治安和秩序为名,开使将进城农民工作为劳动教养的对象,而有些农村的地方政府为平息因农民负担而激化的基层矛盾,也借助劳动教养这种 不经司法程序的便利手段制服所谓的“上访专业户”和“农民抗争领袖”。现在,全国共有劳教场所310多个,干警职工10多万人,收容劳教人员31万多人。[5]

  劳动教养适用对象日益扩大的严重后果是十分明显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都占据 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但游离于刑法之外却又限制和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劳动教养制度却“长盛不衰”,这充分说明劳动教养制度这种 旧体制惯性力量的强大。

  劳动教养制度:是改还是废?

  对于实行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劳动教养制度,学术理论界却占据 着众说纷纭的不同观点。哪些观点,大致分为保留、改革和废除有一种情况表。

  持保留论者先为,劳动教养制度创建四十多年来,累计教育改造了近150万有各种违法犯罪行为的人,不仅为稳定社会作出了重要贡献,但会 把絮状被收容人员改造成了自食其力的守法公民,因而这种 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前会 了加强前会 了削弱。”[6]

  持这种 观点的人,大都是有些深怀“祖宗之法不可变”之陈腐观念者,亲戚朋友 看前会 了或不愿看多历史前进的滚滚车轮,认识前会 了我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从人治转向法治的时代趋势,仍然固守传统的旧观念、做法和体制不变,力图维持既得利益,亲戚朋友 对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宪法知识和观念十分淡薄。“我希望结果正义,就可不择手段”正是类事于于人的信条。在法治化的今天,这种 观点已为绝大多数人所摒弃。

  持改革论者中可分为有一种情况表,有一种认为劳动教养制度其实占据 一定的缺陷,但总体上仍然是合理的,主张通过改革劳动教养制度来增强劳动教养制度的合理性,使其在新的形势下仍然发挥应用的整合社会秩序的功能。[7]这种 改革论者从总体上维护劳动教养制度占据 的合理性和适当性,主张从技术性角度从事有些必要的细枝末节的修补完善。持此论者相信“占据 的但会 合理的”,忽视或不你要看多劳动教养制度反法治反宪政的一面,更体会前会 了公民在非经适当的司法程序就被限制、剥夺人身自由的非正义性和痛苦性的一面。这种 改革观,看似四平八稳,实则上是对旧体制的修补和完善,是有一种逆改革的改革,其消极后果极其严重,是缺陷取的。

  持改革论者中的第二种情况表,但会 充分认识到在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和保障人权的今天,劳动教养制度面临严重“挑战”,前要进行改革。但我国当前正占据 社会转型时期,社会治安、人民群众的生活秩序仍需进一步保持稳定,在这种 形势下,一下子把实行40多年之久的劳动教养制度完全撤出 ,不切实际,不过,现行劳动教养制度的种种弊端又其实不容忽视,因而迫切前要对其进行改革,并提出了有些不同的改革主张。[8]这种 观点适合中国人的传统性格和思维模式,最容易为大多数人所认同,也最可能性为决策层所吸纳。持这种 观点的人当然有其可取之处,一方面,亲戚朋友 与“保持现状派”划清了界限,我每该人面,亲戚朋友 又与“总体合理局部修补派”明显不同。亲戚朋友 站在世界和时代发展的交叉点上清醒认识到劳动教养制度的非正义性和不合理性,深切感受到劳动教养制度的改革势在必行。但亲戚朋友 在旧体制势力异常强大身旁灵活地选取 妥协,弱化彻底改革旧体制的勇气。不过,有原先一句哲言值得学者记取:“作为人类活动的首要价值,真理和正义是决不妥协的。”[9]

  持废除观点的人认为,劳动教养制度与依法治国的理念相背离。它游离于刑事处罚体系之外,几乎无法受到诸如罪刑法定、罚刑相适应等一系列刑事法治原则的制约;同时,它还游离于现行的行政法律体系之外,不受诸如行政处罚法定化、行政听证等原则的约束。从公法的角度来说,劳动教养背离了公共权力机构在剥夺我每该人权利时所前要遵循的“法定原则”、“成比例原则”和“形式正义原则”。我每该人面,劳动教养也违背了“任何人未经公开、公正的司法听审,不得被剥夺权利和自由”的程序法治原则。在劳动教养的适用程序方面,无罪推定、审判公开、辩论制是无法实行的,被劳动教养者甚至连获中立司法机构听审的可能性都受到了剥夺,更并不事后获得有效的司法救济了。劳动教养事实上可能性成为中国刑事法律和普通行政法律体系之外的第有一种独立的制裁体系,而不受这十个 法律体系在法治化方面所占据 的任何积极变化的影响。因而主张彻底废除这种 制度。[10]助于社会进步和体制完善,是每一位心怀良知和正义的学者的职责。笔者与这种 观点不谋而合。

  当代著名的正义论思想家约翰·罗尔斯认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像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一样。有一种理论,无论它多么精致和简洁,我希望它不真实,就前要加以拒绝或修正;同样,有些法律和制度,不管它们怎么后能 有数率和有条理,我希望它们不正义,就前要加以改造或废除”。[11]劳动教养制度产生于特定的非法治环境,其初创之时是为了除理在“肃反”运动中清查出来的缺陷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用于继续留用、装进社会上又增加失业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前会发展到对“缺陷刑事处分的人”进行的行政性处罚。几十年来,劳动教养制度尽管占据 了不少变化,但其本质形态却是始终如一的,那但会 不经司法程序而限制、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发布